LATEST 最新动态
首页 > 最新动态 > 媒体报导

媒体报导

乡都创业者故事——坚守葡园、痴心不改的乡都葡农

 

从戈壁荒滩的处女地到33000亩一望无垠的绿色葡萄汪洋,这群乡都的葡农们要经历多少艰辛无从考证;从每一株葡萄吐出新芽到结出可以酿成美酒的果实,葡农们要浸注多少心血无从考证;从一口口150米深井到一行行铺就的6000公里的滴灌带,葡农们要跑遍多少田垅亦无从考证;从葡萄出土、疏枝、抹芽,到摘心、去副梢、冬剪,葡农们要付出多少爱心更无从考证。但15年后,在天山南麓焉耆县霍拉山脚下七个星的土地上成长的乡都,却见证了这群耕耘梦想的人们一路走来的坚实足迹。
曹金林、蔡培荣、姚淑珍、尚崇智,一群朴实得像土地一样的葡农,打从十几年前从内地农村来到七个星,就被乡都酒业董事长李瑞琴的葡萄梦集结到了杂草都难长大的戈壁滩上。跟随李瑞琴创业的最初几年,他们文化低,没技术,没经验,葡萄种下去三四年里没有收益,有时寒流袭来一夜之间就冻死几百亩已经长大挂果的葡萄树。灾害也好,没钱也罢,这些都赶不走已经把身家命运都交给乡都葡园的耕耘者们。
春天开始,每一株葡萄都要被葡农们掀去厚厚的“土被”在海拔1100米的高度上,开始实现它们阳光滋养下的可控生长;香甜的夏花里,葡农们们又会顶烈日,战酷暑,浇水剪枝,精心侍弄。金风摇曳的秋季,朝露夜霜里有他们辛勤采收劳作的身影,储藏春华秋实的冬季里,他们把霍拉山下的“宠儿们”藏进一垅垅的葡萄沟里,在充电学习中等待春阳的绽放……
岁月荏苒,曹金霖和他的工友们学到了文化,有了技术,成了管理者;跑田头的摩托换了一辆又一辆,运葡萄的毛驴车换成了半拖挂、汽车;纯手工劳作发展到半机械操作;葡园里长大的儿女们大学毕业又返回葡园。葡农们的面孔变成了古铜色,白发和皱纹爬了上来,只有纯朴的笑容依然如故。
“好葡萄酒是种出来的”,当充满贵族气息的“乡都安东尼”被捧在这群葡农们粗糙的手心里时,我们都相信,他们对这瓶美酒的情感,如同父母怀里抱着的孩子,无怨无悔、爱心绵绵,因为那是一个他们用痴心守大的生命。